您的位置: 芜湖信息港 > 体育

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千一百八十三章老祖宗发飙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56:18

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千一百八十三章老祖宗发飙

千一百八十三章老祖宗发飙

这位太祖年纪老,属于柳族真正的活古董,实力也极强,据传是圣人下强的太祖。他活过了悠远的岁月,据传柳族避世时,都是由他维持。

还有传闻,柳氏当代圣祖,都让他曾经擦过屁股。

可以想象,这得是怎样的身份?

所以,此刻这位太祖暴怒,以降龙棍暴打地子门房,玄子门房,黄子门房等古祖级人物,没人敢应声,没人敢阻挠。

这是圣祖都要敬重的人物,昔年圣祖未得道前,曾给圣祖擦过屁股的老祖宗。不论年纪还是身份地位,都比他们高太多太多。

所以,在柳族上下所有人心中,都只有一个词:该打!

其他太祖看在眼里,皆都嘴角抽搐,听着自己的子孙后辈向他们求救,他们也都只能够斜眼望天,假做看不见。

这位太祖的地位太高了,实力也强,他们拦不住。且其脾气暴躁,不忌讳的就是胡来。真要是敢阻挠他,指不定他们这些太祖人物都得遭殃。

这是真的,想当年就有人被打得屁股开花。一位太祖自仗身份,在柳族为非作歹,觉得自己身份太高,同辈都无有人能够压制。

结果惊扰到了这位太祖人物,苏醒过来,直接提着降龙棍追杀了足足三年。二人跑遍了中原,直将那位太祖打了个半死,跟拖死狗一样拖回族中。

于是,后来再没有敢惹这位老祖宗。

此刻他再度发飙,哪还有人敢去撞枪口?

“都给老子说话,哪个给你们的胆子,竟敢同族相残,一室操戈?说啊!谁做的?”

老太祖发飙,降龙棍对着周围古祖一棍敲一个,敲一个说一句,很有节奏感,打得一干旬日里威严深厚的古祖人物抱头鼠窜。

“刚才都有谁动过手?给老子滚出来,不然,老子将你们一个个剥皮抽筋,扔去寒月洞闭关千年。”老太祖叱问,周围古祖齐刷刷驻足,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地子门房古祖柳义武。

“我日……”柳义武顿时脸色一僵,愣在原地,有种恨不能破口大骂的冲动。

要不要这么不讲义气?

心头痛恨,咬牙切齿,却是突然,天地骤冷,一股冻彻人心的寒意笼罩了他,柳义武瞬间哆嗦,浑身下意识的颤抖,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脸色僵硬,柳义武扭头看去,则见老太祖面目生寒的看着他。那一双浑浊深邃的眼中有冷芒闪烁,蓬勃怒意在交织,煞气深沉。

“我……”柳义武腿肚子一颤,被吓得不轻。老祖宗这是要发狂的节奏啊。

“是你动的手?”老太祖眼神深沉的瞪着柳义武问道。

“老祖宗,你听我解释,我……”柳义武顿时吓得腿肚子抽筋,险些跪倒下去。

“解释狗屁,老子打死你个狗草的。”老太祖扬棍而起,毫不避讳就打。

这完全没有半点忌讳,不留情,直接动手。哪怕柳义武不是天子门房的人,他照打不误。

“老祖宗,您息怒啊……”柳义武吓得转身就跑,毕竟是踏破玄关者,修为不凡。老太祖实力极强,却也处在这一层次,有高有低,也不可能禁锢得住他。

所以,柳义武挣脱气机封锁,转身即逃。

傻子才会留下来挨打。

柳义武暗暗腹诽。

可惜,还没跑出去,结果天地塌陷,前方虚无混沌爆炸,黑洞喷薄,一条缠绕龙纹,头部狰狞的棍棒自中横砸了过来。

“嘭!”

来得太突然,迎面打在了柳义武的面门上。后者当场咳血,惨叫着倒飞了出去。七窍喷血,面门塌陷

武道神尊  正文 正文_千一百八十三章老祖宗发飙

,元神都被打得黯淡无光。

“啊,老祖宗,饶命啊……”柳义武惨叫回荡,砸进地面,留下深沉的大坑。可顾不得浑身撕裂般的剧痛,爬起来求饶。

“还敢跑?”

老太祖全无半点情面可讲,扬棍暴打,“老子让你跑,让你跑!”

降龙棍隔空打出,撑天棍影携带着天地道韵加持,铺天盖地,压塌虚空,直接打在了柳义武的双腿上,后者双腿崩断,血肉模糊,直接瘫软在地。

这是以大道之力打断的腿,内蕴规则的力量,有部分圣人力。所以,柳义武哪怕修为超绝,短时间内也不能痊愈。

这般伤势,不再床上躺个一年半载,好不了。若无宝药洗礼疗养,也是无法根治,会留下后遗症。

这可是一位绝世人物,踏破玄关,居然都被打得这般惨样。可以想象,老太祖动手发飙,有多可怕,全无顾忌。

祂老人家可不管什么绝世人物的稀少,什么底蕴,什么老祖宗,照打不误。

“还有谁动了手?”老太祖将柳义武暴打一顿后,冲着后者喝问。

柳义武浑身哆嗦,顿时眼瞳收缩,有些寒颤,一时犹豫。

周围太祖中,早前出过手的一些人直接双腿发软,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“谁动了手?都给老子自己滚出来!”老太祖暴喝,再度扬棍而起,朝着柳义武威胁道:“你给老子指出来,都有谁动了手。敢撒谎,老子就打死你。”

“老祖宗不要!”

柳义武面色顿时大变,慌不跌的摆手求饶,随即满脸苦涩,哭丧着脸看向了早前初动手的那位地子门房的太祖人物。

“三祖,您可要体谅我啊……”柳义武哭嚎,一代绝世人物,此刻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,可怜兮兮的。

“你个狗草的,老子体谅你个卵蛋……”早前被柳宇风伤了的地子门房太祖顿时跳脚大骂,妈了个逼的,这么快就把老子抖出来了。

大骂之余,地子门房太祖慌不跌的扭头看向了老太祖,满脸惶惶,颤颤巍巍的笑道:“七叔公,您……您请息怒,这事儿我们有错,我们知罪,我们保证一定改正,您请息怒,不要动手好吗?”

这位早前还凶神恶煞,高高在上,威严深厚的太祖顿时跟孙子一样求饶,满脸赔笑,全无过往绝世人物的威严。

没办法,谁让老太祖活得比他久,实力比他强,那是真正的太祖人物。据传,是柳氏圣族始祖的四之玄孙,是真正意义上的嫡系存在。

其辈分,比之柳氏当代圣祖都还要高。

哪怕是柳氏圣祖真身醒来,见得这位老太祖也得行大礼,必须给予足够敬重。可以想象,四子门房的古祖太祖级人物哪敢傲慢无礼?

一巴掌拍死他们都是活该的。

太祖求饶,恳切认错,可惜,老太祖的脾气很冲,也很执拗暴躁,哪能那么轻易息怒?

看着地子门房的太祖求饶,老太祖直接欺身上前,扬棍就打。

“息怒?老子息怒,也要打死你们一群不孝孙子。”老太祖暴躁如雷,降龙棍当头打落,太祖都被打得骨断筋折,被一棍子抽在了大地上,在地面砸出了一道宽达百丈的深坑。

“嘶……”周围一干柳族子弟都是看得牙疼,为那些古祖太祖默哀。

真可怜啊!

有幼童唏嘘,纯真的为他们感到哀叹。

不少古祖与太祖听在耳中,满脸乌黑,铁青得难看。

平日里他们高高在上,是族人高山仰止的存在,结果被老太祖教训孙子一样暴打,这种身份的落差,着实很让他们恼火。

可惜,他们反抗不了。

一则是身份压制,二则是老太祖实力真的很强,圣人下强存在,足以压制在场每个人。

所以,单对单,肯定是打不过的。反抗,终被镇压下来,只会被打得更惨。

想想多年前那位嚣张跋扈的太祖人物就知道,被追杀三年,跑遍了整个中原,都没逃掉,终被打得半死,跟拖死狗一样拖回族中受惩。

所以,很可悲,地子门房的太祖人物被打得哀嚎,被打得面目全非。

然后,老太祖还没解气,冲着他喝问:“还有谁?给老子指出来!”

唰的一下,太祖群中几人变色。

正是早前阻击柳宇风的几人,一位持射日弓,一人携炼世印。

地子门房太祖鼻青脸肿,满脸鼻涕,狼狈不堪。听得询问,颤颤巍巍的抬起手,指向了那二人。

“老祖宗,我们知错啊!”

那二人当即跪地,慌不跌的求饶,“我们也都是受到蒙蔽,以为当代族长昏庸无能,专横跋扈,故而问询醒来责问,想要调查清楚。结果,那崽子先行动手,终叛出吾族。”

“这跟我们没关系,我们也不是故意的,只是受了蒙蔽啊。要怪……就怪他们,是他们被权柄蒙住了心肝,才故意鼓捣我们。老祖宗,您要明察秋毫,不要误打了好人啊……”

两位太祖人物哭诉不已,惶惶难安,求情不断。

“不是你们动的手?”老太祖就认一个死理。

“是……是我们动了手,可是……”两位太祖想要解释,结果,头顶昏暗袭来,混沌压顶,降龙棍直接暴打了下来。

“嘭!”

虚空炸开,混沌波动翻滚,两位太祖当场被镇压,打得骨断筋折,被砸进了大地深处。乱石崩云,废墟四溅,将二人给淹没。

“一群孽障!”

终于,老太祖消了消气,拄着降龙棍愤愤痛斥,“有你这样的一群不肖子孙,老子都是感到耻辱。可恨,可恨的孽障,简直在将吾族往绝路上推,老子真是恨不能打死你们这群日了狗的。”

满场噤若寒蝉,古祖太祖级人物都是鸦雀无声,惶惶颤栗。

一干人垂首,沉默不言,大气都不敢喘息。

老太祖劈头盖脸的好一阵痛骂,骂得各方古祖太祖狗血淋头,他才罢休,脸色一正,降龙棍跺了跺,随即冷声哼道:“现在,老子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,赔礼道歉,还是跪地投降,去给老子将人请回来。做不到,老子挨个打断你们的狗腿!”

霎那间,满场诸多古祖脸色一变,那些被暴打过的祖宗人物齐齐失色,满脸苦涩,欲哭无泪。

AA

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怎么搭车
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怎么坐车
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坐车怎么去
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
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怎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
友情链接:顶级娱乐城